网易云音乐用户数破8亿 打响直播新战事

发布时间:2020-03-10 11:56:38 | techweb

日前,网易交出了一份较为可观的财报。2019年第四季度,网易实现净收入157.34亿元,同比增长9.2%,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36.6亿元,同比增长15.1%。2019年全年,网易净利润达到156.6亿元,同比增长45.5%。

作为网易的四大核心赛道之一,音乐业务代表着网易未来的增长潜力。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所属的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为37.2亿元,同比增长18%;毛利率则由上季度的15.2%提升至20.6%。在2019年音乐行业经历了商家集体维权、反垄断调查等风波下,网易云音乐的增长势头良好。

不过,如何与腾讯音乐分庭抗礼,是网易云音乐长期面临的挑战。网易云音乐方面表示,截至2019年12月,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数超过10万,已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之一,而其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上线的LOOK直播平台在过去一年更得到了快速发展。这条“音乐+直播”的道路,究竟又能否走出新意?

在线音乐竞争加剧,网易云音乐发力音乐直播

网易云音乐算是业内最早发力视频的平台,2017年3月即已上线短视频功能;正式上线于2018年10月的“LOOK直播”,象征着网易云音乐在直播与视频类内容侧的进一步发力。在经历了一年多的运营和发展之后,LOOK直播的规模不同以往,并让网易云音乐的产品整体与老对手腾讯音乐了有了明显的差异化特征。

记者发现,在主界面,网易给了直播与视频更大的流量倾斜。随着2019年短视频平台开始普遍发力商业化并加大拓展边界的力度,LOOK直播对网易云音乐的战略意义变得更加重要。

3月5日,有媒体曝出抖音正在内测语音直播交友板块。公会主播将抖音升级到最新版本,即可开通该板块。据报道,语音直播入口与位于“开直播”功能区。该功能区共有视频直播、游戏直播、语音直播三个标签。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抖音对语音直播方向的兴趣。而在2019年8月30日,快手也推出了快手“音悦台”,成为快手音乐类直播的独立入口。

毋庸置疑,短视频携有巨大的流量能快速捧红一首歌。盛极一时的《我曾》《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等都出自网易云音乐平台原创,但却也被称为“抖音神曲”。除此之外,短视频的创作过程更需要用到大量配乐,这意味着更多版权收入。但在线音乐平台与短视频平台间的关系是否只会维持在合作?随着双方在音乐领域的逐渐深入,各自对护城河的需求也随之上升。

除了复杂的行业格局,当下LOOK直播最大的挑战在于自身:如何把在音乐人圈内的影响力,扩散到外部。显然,当外界谈到泛娱乐直播,更多的是联想到映客、花椒这样的视频直播平台。这意味着,LOOK直播或许还需要找到一个在流量上不那么倚赖网易云音乐的路径。

对此,网易云音乐LOOK直播总经理纪成文向蓝鲸TMT记者表示:“平台当前更为关注的还是音乐直播与网易云音乐整体音乐传播生态的有机融合。这是我们作为音乐直播产品的特色优势所在,也是我们思考的出发点。只要生态建设行之有效,能不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音乐直播内容,并且助推音乐主播们的长期成长,平台自身也会取得良好的发展。”

“LOOK直播,计划扶持100家公会在平台快速成长。”2020年初,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对外界表示。如今的LOOK直播向MCN机构抛出橄榄枝,更释放出在运营侧加大力度的信号。

QuestMobile发布的《2019短视频行业半年洞察报告》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在线音乐行业产品月活跃用户数6.58亿人,同比增长率仅为8.6%,位居第四;而短视频则达到了8.21亿,同比增长幅度达到32.3%。二者间的距离从2018年中的几乎持平一下被拉开。LOOK直播在长远道路上所肩负的重任或许更大。

音乐人职业前景难测,LOOK直播前景几何?

LOOK直播究竟能够走多远,还需要看其究竟能为华语乐坛带来哪些改变。有数据显示,光是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的音乐人便超过10万,该平台成了国内最大的音乐人聚集地之一。

纪成文告诉记者,截止到目前,平台所推出品牌直播栏目之一「音乐人来了」,通过直播辅助音乐人进行新歌的推广与宣发,直播期间平均为音乐人歌曲数据提升涨幅近100%。

但从整个行业来看,大量观点仍然认为音乐人的职业发展前景过于坎坷,对于LOOK直播来说,征途仍然遥远。“网易云音乐一直以来致力助推‘多数人的繁荣’,希望帮助广大的长尾音乐人。而曝光和收入,是大量长尾音乐人、音乐达人最为关注的问题。”纪成文表示。

阿雄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同时也是玩音乐的年轻人。2016年他开始在北京livehouse做演出,做过唱作人也给其他人当过吉他手和贝斯手。如今他不仅已和业内公司签约,也在LOOK直播上开设了直播间,但他开播的频率并不算高。

“音乐当然是我最想做的工作,但现实中的难处太多了,不火就是最大的困难,当然这个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看能力也看运气。”他告诉蓝鲸TMT记者。“国内的现状就是,大部分音乐人是没法只通过音乐养活自己的。努力这种东西,你可能在别的行业管用,在音乐行业你努力了也不一定会过得很好,但努力是必须的。”

音乐人东辰向蓝鲸TMT记者表示,音乐人需要自己的一个“宣发”渠道,直播是一种方式。而在阿雄看来,受疫情影响,大部分音乐人会真正开始转型做线上,演出行业同样也会受此影响而洗牌,这是一种趋势。截止到目前,网易云音乐已经联合LOOK直播开设了“云村卧室音乐节”、“云蹦迪”等多场活动。特殊时期催化了不少企业的改变速度,对网易云音乐来说同样如此。

“现在B站、快手、抖音这些大平台都在做或者准备做线上音乐会。”一家艺人经纪公司高管告诉记者。各个新玩法的打通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为行业从业者带来更多选择。

“单一音频直播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有好奇心,倾向于视听同步,需要把这个当成一个整体。我试过开视频直播,发现粉丝的反响就比音频好些。”阿雄表示。在音频直播内容上线8个月进入到第一梯队之后,LOOK直播或许还需要将音视频内容的优劣势进一步综合。

作者:蓝鲸TMT任子勋

查看全文

标签: